产能未去反增石家庄钢铁退城搬迁

中国钢铁业龙头省份河北,正从省会城市石家庄入手,开展钢厂退城、产能压减工作。

  石家庄市政府最新出台的《河北省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和化解过剩产能攻坚行动计划(2015-2017年)》显示,该市将在2017年底前,通过压减敬业集团部分钢铁产能,实施河钢集团石家庄钢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石钢)搬迁,累计完成河北省下达该市压减炼铁产能374万吨、炼钢产能482万吨,共计856万吨的总任务。

  目前,石家庄市已压减炼铁产能158万吨、炼钢产能160万吨。

  上述产能压减计划于2013年提出,压减任务分解到石家庄市的五家钢铁企业。分别为西柏坡钢铁、丰达钢铁、石鹿特钢和敬业集团四家民营企业,以及国企河钢集团旗下子公司石钢。

border=1

  从压减产能数据来看,石钢是压减产能的重头。2017年底前,石钢将搬迁1080m³高炉1座、580m³高炉1座、480m³高炉1座;60吨转炉2座、60吨电炉1座,净压减炼铁产能213万吨、炼钢产能174万吨。

  始建于1957年的石钢,现具有260万吨的特殊钢棒材年产能,是石家庄市唯一一家大型钢铁国有企业。尽管该市辖内还有安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000969.SZ)控股子公司河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河冶科技),但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大勇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河冶科技仅有特钢产能3万吨,与石钢相去甚远。

  现位于主城区的石钢,将搬迁至石家庄市西部边缘的井陉矿区。该工作已于2014年10月开始着手。按照计划,搬迁项目将于今年完成一期建设并实现主厂区停产,2017年底前完成搬迁转移及全部建设内容,并形成200万吨特钢生产规模。具体而言,石钢将年产生铁202万吨、钢220万吨、钢材200万吨。

  相比于现有炼铁213万吨、炼钢174万吨的产能,石钢搬迁后的产能不仅未能减少,反而略高于现有规模。

  按照国务院《关于发布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的通知》要求,各地方、各部门不得以其他任何名义、任何方式备案新增产能钢铁项目。因此,石钢搬迁项目为减量置换。按照河钢集团承诺,石钢炼钢产能46万吨缺口,由河钢集团从承钢公司拆除的40吨转炉产能中调剂解决。

  按照先建后拆、建成即拆的要求,石钢井陉矿区项目建成后,须先行全部拆除用于产能置换的装备后才会投产。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对界面新闻记者说,从搬迁前后的产能数据来看,石钢并未压减产能,只是进行了空间上的转移。

  石钢宣传部部长于泉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搬迁工作正在按计划推进,但目前尚未成型。”

  值得注意的是,石钢目前尚未有减产迹象。兰格钢铁云商平台监测数据显示,2015年1-11月,石钢生产生铁217万吨,较去年同期增加12万吨,同比增长5.85%;生产粗钢208万吨,较去年同期增加6万吨,同比增长2.77%。

  不只是石钢,整个河北省的钢铁产量都在增加。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1-11月,河北省生产生铁、粗钢、钢材分别为16082.8万吨、17365.4万吨、23103.4万吨,分别较去年同比增长2.5%、1.0%、5.4%。

  但是要求减产的声音并未减弱。在1月初召开的河北省两会上,该省宣布在今年内,将压减炼铁产能1000万吨、炼钢产能800万吨,并在未来五年设置2亿吨的钢铁产能“天花板”。

  国金证券一份研报称,这意味着河北省在未来四年要去产能1.2亿吨(占全国13%)。

  “河北省(钢铁产能)体量庞大,在压减过程中会有很大的困难和阻力,毕竟企业的生产运营关系复杂,有职工的安置、地方的经济、企业贷款的维护等方方面面的事情,需要循序渐进去解决。”王国清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最近,特钢再次引起了行业内外高度关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出席钢铁煤炭行业产能过剩座谈会时举例说,中国至今不能生产模具钢,圆珠笔的“圆珠”都需要进口。央广网报道称,中国每年生产圆珠笔380亿支,占全球总供应量的80%,但笔尖珠芯近90%来自进口,每年需花费2亿美元外汇进口。这类模具钢属于高端特钢品种。由于钢铁制造技术不过关,中国迄今仍无法生产出合格的模具用钢。

  石家庄市提出,要大力发展钢材深加工配送、建筑用钢结构、装备制造等下游产业。争取到2017年,石钢开发出高铁用钢、高端轴承钢、高端齿轮钢等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新品种,敬业集团实现海洋船舶用钢、粉末冶金高速工具钢、冷轧无取向硅钢产品量产,河冶科技则将主攻高端高速钢、高端模具钢。

  搬出城区后,石钢将建设年产5万吨特钢深加工项目,专注于特钢领域,产品以合金结构钢、齿轮钢、轴承钢、碳素结构钢等为主。河冶科技建设高端模具钢产业化开发项目,促进产品由粗加工向精深加工转变